Site Loader

伴隨著沙爾克04在賽場上不斷刷新下限,以連續16輪聯賽不勝(連續18場正式比賽90分鐘內不勝)結束賽季,這家球迷基礎僅次于拜仁慕尼黑與多特蒙德的德甲俱樂部,終于走到了一個時代的盡頭。64歲的克萊門斯·特尼斯在2020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,辭去俱樂部監事會主席職務,原副主席延斯·布赫塔博士取而代之。在沙爾克的官方聲明中,沒有任何一個批評特尼斯的字眼。但所有人都很清楚,這位在蓋爾森基興俱樂部主政近19年的大佬是被球迷罵下臺的。

特尼斯在1994年底進入沙爾克監事會,2001年11月當選為主席——那一年,是沙爾克距離德甲冠軍最近的一年,甚至當了“4分鐘冠軍”。盡管德甲冠軍的缺失,至今仍是這家“德甲第3大俱樂部”的最大痛點,但在長達26年的“特尼斯時代”里,沙爾克戰績顯赫,1997年贏得聯盟杯冠軍,收獲了3座德國杯,5次獲得德甲亞軍,10次打進歐冠正賽,還擁有過像勞爾這樣的國際巨星,這在以往根本是不敢想象的。

與此同時,沙爾克離開了設施老舊的公園球場,搬進了可以容納超過62000人的歐足聯第四類(最高級別)球場——傲赴沙爾克競技場(從2005年起冠名為費爾廷斯競技場),全面升級了青訓中心,還與財大氣粗(但又充滿爭議)的俄羅斯天然氣公司建立起長期合作伙伴關系。

正是在特尼斯領導下,沙爾克04得以走出魯爾區,成為了一個全球知名的品牌。但在俱樂部做大做強的過程中,這位身家高達14億歐元(據2019年4月出版的《福布斯》雜志)的企業家也一直不乏爭議。在德語維基百科的“Clemens Tnnies”詞條下面,關于特尼斯的介紹分成了兩大部分,第一部分是“生平”,第二部分就是“爭議”,而且這些爭議基本集中于他主政后期,特別是剛剛結束的2019/10賽季。

去年8月,特尼斯在帕德博恩一場企業論壇中發表演講時,發表了一番涉嫌歧視非洲黑人的言論,就此被扣上“種族主義者”的帽子。盡管他后來就此公開道歉,并“自罰”在沙爾克停職3個月,但此事已為他最終辭職埋下伏筆。

最終導致特尼斯辭職的導火索,同樣與他在沙爾克的工作無關。他在家鄉雷達-維登布呂克的肉聯廠因糟糕的工作與住宿條件而爆發了大規模感染,截至6月23日已有至少1500名員工確診新冠病毒呈陽性,成為全國焦點。事件曝光后,特尼斯淪為過街老鼠,不光沙爾克球迷在俱樂部訓練場等地拉橫幅要求他下臺,甚至還有家長帶著孩子在他位于雷達-維登布呂克的家外面和平示威,抗議他的肉聯廠出事導致當地幼兒園與學校停課。

特尼斯自己麻煩纏身的同時,沙爾克也在球場內外爆發一系列丑聞,除了在德甲破罐子破摔之外,6月初又引發了一場退票風波。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歪主意,沙爾克竟告知申請退票的球迷,要等到2022年1月1日才能得到退款。如想在那之前得到退款,就必須填寫一份“困難案例申請”,以證明自己急需這筆錢,而且最好附帶相關證明文件,例如失業證明。此事一出,整個德國足壇一片嘩然。眼看事態不妙,沙爾克當晚就撤回通知,并立即向球迷道歉。沒過幾天,沙爾克任職長達27年的財務與組織董事彼得·彼得斯就請辭了,據信“退票門”是導火索。

此外,沙爾克為了在疫情期間節省開支,解雇了24名月薪只有400或450歐元的大巴司機,這些司機是負責接送青年隊球員往返于住所和訓練基地之間。此舉同樣引起軒然大波。

假如不是因為疫情而要空場比賽,球迷的不滿肯定會更早與更大規模地爆發,令沙爾克在賽場上更加難堪,甚至淪為全世界的笑柄,而特尼斯很有可能在賽季結束前就被迫下臺了,根本不用等到他的肉聯廠出事。

一周前,球迷組織“極端蓋爾森基興(Ultras Gelsenkirchen)”在其官網發表了一封公開信,將球隊的后半程表現形容為“競技災難”,不過“我們俱樂部的問題根源并不是在球場上。整個賽季是一場道德破產?!痹摻M織把矛頭直指以特尼斯為首的監事會以及董事會,要求那些不符合沙爾克價值觀的人必須離開。

上周六,沙爾克球迷不再滿足于“隔空彈劾”。在沙爾克客場0比4慘敗給弗賴堡期間,有1000到1500名沙爾克球迷在費爾廷斯競技場外圍組成“人鏈”,參與其中的還有1997年聯盟杯冠軍隊成員艾根勞赫?;顒影l起人之一的卡塔麗娜·施特羅邁爾要求特尼斯立即下臺,“如果他熱愛俱樂部,那就請放手?!闭窃谶@一系列的負面背景下,特尼斯別無選擇,只能辭職。

然而,沙爾克自上而下的一系列問題,并不會因為特尼斯離開而迎刃而解,例如那接近2億歐元的負債,又如那支毫無凝聚力與戰斗力的球隊,還有那位披著“克洛普二世”的外衣卻毫無感染力的戴維·瓦格納。

相反地,特尼斯的離開,還有可能雪上加霜?!秷D片報》披露,兩名董事約布斯特與約亨·施奈德曾游說特尼斯收回成命。但特尼斯辭去沙爾克的職務,更多是出于拯救自己企業與承擔社會責任的考慮。

事實上,最近一段時間,沙爾克內部還曾討論過再次靠特尼斯借錢給俱樂部來解決財困。多年來,特尼斯多次借錢給俱樂部。例如2009年的時候,沙爾克一度瀕臨破產,特尼斯自掏腰包,以其公司的名義借了足足6500萬歐元給俱樂部。沙爾克是特尼斯的真愛不假,但他也絕非做善事,因為貸款利息很高,據信達到6%,由此也引發過極大爭議。

另一方面,沙爾克從5月開始便計劃將職業足球部分割出來成立股份公司來籌集資金,而特尼斯原本在這項計劃當中扮演“火車頭”角色。如今沒有了他,那些潛在投資者還會感興趣入股嗎?而且沙爾克與俄羅斯天然氣的合作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特尼斯的私人關系——他與俄氣CEO亞歷克西·米勒以及俄羅斯總統普京關系密切。以沙爾克近4年3次無緣歐戰的競技表現,以及連年失血后陣中星光黯淡,當目前這份贊助合同在2022年夏天到期后,誰能說服俄氣繼續輸血?

“后特尼斯時代”的沙爾克何去何從?以本賽季后半程的表現,“礦工”下賽季將自動淪為降級熱門。盡管飽受批評的瓦格納暫時保住了帥位,但新賽季一旦再有任何三長兩短,體育董事約亨·施奈德將很難繼續保他。本賽季前半程,瓦格納證明了自己可以用有限的材料,炒出一道相當美味的菜,但后半程則證明了他缺乏糾錯能力,而只會抱怨自己缺兵少將。今年以來沙爾克傷病情況嚴重不假,但再不濟也不至于半年只贏一場球吧?

財政方面,媒體近日披露沙爾克會得到一筆4000萬歐元(也有3000萬一說)的緊急貸款,由北威州政府做擔保,以讓俱樂部維持到今年年底的正常運轉。一旦沙爾克無力償還,州政府會承擔80%,銀行承擔剩余的20%。當然,俄羅斯天然氣還會繼續提供每年至少2000萬、最高3000萬的贊助費。另一方面,沙爾克可能會成為第一家設置工資帽的德甲俱樂部,今后不會給予球員超過250萬歐元的年薪。對于這兩則消息,沙爾克方面都暫時拒絕回應。但在周三,沙爾克就會召開新聞發布會,相信會詳細回應一系列競技與財政上的熱點疑問。

種種跡象表明,特尼斯下臺并不是沙爾克這場全面性危機的終結,而僅僅是一個開始。

yabo1152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挂机看广告赚钱软件排行榜 安徽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股票推荐 黄河旋风 河南福22选5最新开奖 吉林11选5任选五遗漏 3d试机号app 急速赛车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翻翻配配资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幅排行榜